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莱夷野鹤

一蓑一笠一扁舟,一丈丝纶一寸钩。一曲高歌一樽酒,一人独钓一江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年过花甲而涉世不深 经历坎坷而还算幸运 读书不多而时有悖论 处事死板而童真未泯 能力不强但好管闲事 见贤思齐而德孤貌寝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乡日记  

2017-05-06 18:0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4月17日
晚间接家兄电话。
“你不是答应他们五一前后回来一趟吗?”
“是的!”
“那你打算哪天来?”
“我当时只是顺便一说,并没有具体打算。”
“你最好回来看看,大家都很想你。回来看看咱舅,咱姐姐,咱几个老嫂子和东头你二哥(他得了绝症,都瞒着他);也正好叔家二弟的闺女结婚,三弟特意嘱咐:如果俺二哥回来,遇上老少爷们,就说为了孩子结婚回来的。”
真是的,兄弟们个个都是好掌柜,我这里回不回家还没拿定主意,他们早就把行程安排好了。
“我听老大哥的,你说让我回来,我就回来。”
“既然回来,就把日期定了。我和你嫂都在青岛,我得打电话让你侄女拾掇拾掇院子——家里的房子三个多月不住人了!”
“27日吧!”

“二舅,听说27日你回来,别回村里住了,住在城里我家吧!”大外甥得了信儿,跟着打进电话来。
“不行!回家就是回家,怎么能住到外甥家?”
------

4月26日
“二哥,你啥时候回来?”堂弟电话问。
“明天。”
“大外甥说明天中午在寿光城某大酒店订了宴席,给我电话,要我赶过去。我在潍坊呢,有事儿到不了啊!”
“我不知道啊!这熊孩子!(其实已经快60了)”
就电话联系大哥,劝说外甥改变主意。

4月27日
8:15乘高铁,9:15到青州,外甥接站,开车先到寿光城里他家品茗小憩。他安排他三弟(船长,歇班在家)开车先回家准备午宴。10:30往回走,大约11:00到大姐家——美其名曰“先看大姐”(大哥主意)。
大姐76了,身体还算好。姐弟好不容易到了一起,自然很高兴。我们喝酒的时候,她给儿媳妇们说着:“嗨,恁二舅就算是个大命的。两三岁的时候,病病殃殃------你们的姥爷姥娘嫌难扒扯(养活意思),把他送了人。我哭着叫着,硬是跑到那家抱回来的------”一边说,一边掉泪。说得我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酒足饭饱,该回村了(向北12里)。大外甥硬是要把他奔驰越野车留给我开。我不答应,让他三弟开车送我回去。

4月28日
开着小侄子的新车先过小清河去看舅舅。
舅舅是40年干的八路,94了。全身伤残,也老糊涂了,长期卧床不起。听说,全广饶活着的老战士,也就只有两三个了。好在舅母(比舅舅小一旬)身体好好,陪伴着。表弟是先富起来的大老板,说是安排饭。推辞了。一是看着舅舅非阴非阳的样子,难受得很,哪有那份心思?二是要赶日程,接着去看堂嫂。到了广北农场,堂嫂住进“专家楼”大厦,房子宽敞明亮,富丽堂皇的。据说,刚出院不久(快90了,心脏病)。
“二兄弟,在院里,醒过来的时候,满屋子都是人(三儿四女及其晚辈30多口子人),我琢磨着:看来我是活到头了,这是都忙活着给我发丧吧?”一边说,一边笑。够幽默的!
两个年轻些的女士伺候她。二叔二叔地喊着,怪亲的。都不认识,一问才明白:一个是侄媳,一个是侄女。
正说着话,大侄子两口子来看他娘。赶紧电话叫来他二弟订了饭店。邀请了一大帮子人陪着。
“我开车来的,不能喝酒。”
不到半个小时,他派司机把小侄子叫了来开车,硬是劝着我喝了些白酒。
回到家,大哥的孩子已经开着车从青岛赶回来了。院子里老老少少的,很热闹。
黄昏时刻,大哥扔给我一件水衣:“屋后小河里有鱼,咱俩去打几网。”
穿上水衣,行动不大方便。但还是按照大哥意思下到河里拦了一道粘网。
一网下去,嘿!全是鱼。提溜到路边摘鱼,费了老大功夫。又一网,同样白花花。大哥背起来回家拾掇。两网打了30多斤,除了梭鱼,还有一斤多的大翘嘴。
又干上了老本行,拾掇鱼,累了个腰酸背痛,但很快活。

4月29日
一大早,开车拉着大哥到野坡里看看:家乡的地形地貌大变样了。原来一望无际的盐碱地消失了,全变成了树林和田地,中间布满了“磕头虫”(油田抽油机)。顺小清河大坝向东到了东、西桃园两个村,还穿过了一条铁路。回来早饭后,又去了南边一个村子,去看望三哥的儿子。三哥去世快二十年了,他的儿子今年也八十多了。三哥是我家大恩人(我的日志中有记载),他比我父亲年龄还大,几十年前日子最艰苦的时候,是他接济了我们。他都70多了到时候,还年年夏天背着几个面瓜到我家:“来看看俺大叔!”父亲在世时常念叨:“什么时候也不能忘了你们的三哥!”如今,三哥他不在了,很想到他坟上哭一场!
大约10点,青岛的侄子说:“俺哥给我电话:‘拉着咱二叔二婶到我办公室来坐坐!’”10:30到了他办公室。
那大楼好有气势!很像十九首里“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”的样子。一进办公室,就感慨:“大侄子,恁二叔在济南混了大半辈子,也没享受到这气派!”大侄子笑笑:“你来了,也没啥孝敬您——打开橱子,拿出一盒茶,你先带着,回头再给你带上一箱咸梭鱼和两箱虾酱。中午我安排了:你们这一辈的堂叔兄弟和我们晚辈一共二十来人,都通知到了,11:00到饭店。”接过茶盒,差点儿掉到地上,那么重,看看标识:1700克。
一个家族,难得这么团聚一场!

4月30日,
是侄女结婚“待客”的日子。当地风俗:出嫁的上一天,本家族及亲朋好友宴会。
他们请我陪贵宾,没干,离开家乡45年了,不懂老家的讲究礼数。席间,一位在外工作的堂弟约我去给一个“二姐夫”(同一个祖父的二姐家)敬酒。那厮看着我一脸茫然,搞不清楚。别人就给他介绍情况,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。喝完酒,我问他:“这会儿明白了吧?”他又摇摇头。我大笑起来,心想:“聪明又漂亮的二姐,怎么找了这么个傻瓜!”
席终人散,乘车回到大哥家。大姐一家人早等着。外甥说:“俺娘安排,今晚你就一块回寿光吧!”
为啥?
“明天一早‘送完闺女’,俺大舅一家就返回青岛。这院子就没人了。”
晚上到了寿光城。
5月1日
大外甥是个企业家。住的是别墅,其居住条件、尤其是楼上楼下各间设施,全套现代化,方便程度都叫人想象不到。别墅四周是三面菜地,正面车库外边,能停放五六辆汽车。
早饭后,大外甥给了三张蔬菜博览会门票:“今天我到各工地巡视一圈儿,让老三(他的船长弟弟)拉着你们去转转。”
又到博览会转了转。
晚间,弥河西畔,某大酒店,外甥特意举办了送行晚宴,大圆桌,接近30人。

5月2日
11:30,回到济南。中午,电话响了。几乎都是安全回济的问候。
外甥说:“秋天再回来吧!路又不算远,自己开车回来,多住一些日子!”
堂弟电话:“二哥,到家了吗?俺正在喝酒呢!等等,他们几个人要跟你说话——”
“二叔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济南了呢?我们等你盼你回来,你们也不打个招呼就走了。我们连个孝敬您的机会都没有。呜呜,呜呜——”不知是喝大了还是真感情,竟然哭了!
“------”
这几个,都是村里前任和现任的头头。都是四十五年前我在村里干民办教师时的学生。
现在一想,时间真快,家乡变化真大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