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莱夷野鹤

一蓑一笠一扁舟,一丈丝纶一寸钩。一曲高歌一樽酒,一人独钓一江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年过花甲而涉世不深 经历坎坷而还算幸运 读书不多而时有悖论 处事死板而童真未泯 能力不强但好管闲事 见贤思齐而德孤貌寝

网易考拉推荐

昨晚華盛頓  

2017-03-02 16:16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此華盛頓非米國之國都,乃本市英雄山路207號皇家大酒店三樓之華盛頓聽。昨日忽有短信:本晚同鄉春節團拜云云。
如約至。
主陪為省公安廳甲君(鄰村人),見我甚喜,起立鼓掌歡迎。列坐有出版社乙君、海軍某部丙君、勞動局丁君(已退休)等。余者為鄰村男女人等若干。
作為主賓,落座時來了一句:“謝謝!還能記起我!”
一聲敲打,凝聚了幾十年歲月的記掛。
不光是倚老賣老,按照老家宗族鄉情,我是乙君和丁君的叔輩,是丙君的高祖輩。至於甲君,鄰村,有些理不清的親戚關係,肯定也是晚輩。聽聽甲君是怎麼說的:
“我們四個人經常在一塊兒喝酒聊天。有一次聊起各自媳婦,大家發現,我們的媳婦都是你給介紹的!”
一番話,勾起諸多回憶,諸多感慨!恍如隔世,又如在夢中。
先說丁君。
丁君是村南頭“彎彎腰”四哥長子,大概小我一歲。他媳婦不是我給介紹的,但又與我有關。此事說來話長。
1979深秋,突然有一解放軍小軍官造訪寒舍:“二叔,幫個忙!”
啥忙?下面是真實版“巴士奇遇結良緣”故事。
丁君早年入伍,南京軍區某部戰士。對越作戰中,不懼生死,戰鬥神勇。作為先頭攻擊部隊,他們最先攻入老山叢林。此時拼殺極為慘烈,他所在的班12人,班長和其他7名戰友已壯烈犧牲。他被指定擔任班長,帶領3名戰友控制一個山頭。是夜繁星閃爍,槍炮漸稀。乍一靜下來,環境陌生,夜幕森森,又擔心被越軍摸上來,3名戰友有些膽怯。“別怕!既然衝過來了,就是英雄;天黑了,更不能當孬種!”他把3個戰士呈三角布防山頭,自己在三點間巡迴往返。夜間果有民兵襲擾,被他們奮力擊退。夜深之際,當他轉到另面的時候,突然“砰”一聲槍響,他帶著另外戰士撲過來,發現一名戰士手臂中彈。天亮被命令撤出陣地,上級調查結論為:受傷戰友為戰場恐懼自殘,要交軍事法庭。他著急萬分,一起與另外戰友上書領導,力陳受傷戰友戰鬥中如何英勇。最終上級從輕發落:不記功,遷送原籍。
撤出戰場,他被納新入黨,提升為幹部,並被選送某軍事院校學習。
入校前,回鄉探親。從辛店下火車換乘長途大巴。此時的他,英姿勃發,嶄新幹部軍裝,尤其是胸前配掛了幾枚軍功章,更加的神采奕奕。這立即引起鄰座姑娘好感。美女愛英雄嘛,就搭話,交流,說不盡的相見恨晚,道不完的三生有幸。臨別,姑娘主動約:探親一個月,在老家20天,最後10天到濟南------
姑娘回济南很快将巴士奇缘说给母亲,母亲即刻禀报父亲。其父一听是农村当兵的,坚决不同意:“必须断绝关系!”
转眼丁君到了济南。姑娘先把他安排到独处的姥姥家。俩人商量来商量去:找我,进一步想办法。
此时的我一听这事就大头:能有啥办法?
“你是俺叔,长辈!我父母不在这儿,你就是家长!”
看看,只比他大一岁,而且也还没成家,赶鸭子上架,当起家长来了!
第二天,我这个毛头小子被他们领着前去“会亲家”。
到了民族大街姑娘家,正好姑娘父亲在走廊上抽烟。姑娘走在前,指着丁君:“爸,这就是小曹。那是他二叔。”
“我不想认识他们!为啥领到家里来?”其父声色俱厉。
此时,从里面闪出来一位姑娘——她妹妹。“来,先到那边屋里!”原来走廊西边还有一间,是姊妹俩的房间。他们三个走了,剩下我跟其父,很尴尬。给他递上琥珀烟,他不接,神色有些虎视狼顾!
“对不起啊老哥,这有些鲁莽草率,陪个不是。”听我这么说,他仍旧狐疑:“你算干什么的?”毫不客气!
“我是他本村二叔,在济南工作。既无社会经验,也没办过这种事,请你谅解。孩子们求着我,就来了。俗话说,萝卜虽小,长在背上。”
“是他二叔也不行!我把话撂在这儿,就是不同意!”
“同不同意先不说,请您先考虑考虑两点:一是我这个侄子是党员干部,是战斗英雄,已经是某步兵学院学员,前途无量啊!这条件不错吧?二是你姑娘态度很坚决,铁了心地要跟他!您这样硬掰,怕是不合适吧!”
“那又怎么样?”他望着远处楼顶说着,但口气已经不像原来那么横。
第二天,他们到我住处。我张罗了一桌酒菜,边吃边聊。我看他们两个铁了心,就开导他们:慢慢来,好事多磨,要给家长思考和转变的时间。再后来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这位大侄子军事院校毕业后分配到某部干营教导员,没几年,转业到济南,在区劳动局干到退休。
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春节,我回老家过年。听说我回来了,村里的干部都来看我。“家兄酷似老父亲”,杀羊宰鸡,张罗一大桌子菜,吃喝聊天,好不快活!酒过数巡,来了两位军人(我在村里当小学教师时的学生,据说很有出息,当了师级干部),他们坐下来,喝酒都是好手。特别爱喝羊肉汤。酒意阑珊之际,丁君和媳妇来了,他媳妇大冬天的穿裙子,描眉画眼的,很打眼。进了门,坐下来吃喝。不到半个小时,两口子就闹矛盾:当着那么多人,媳妇躲过酒杯扔了,就是不让喝!丁君诺诺,觉得很丢人,但又怕老婆,只能忍气吞声。搅和得一桌子人很尴尬。
从那以后,虽然同在济南,一直没有来往。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